香港集運 > 專欄 > 惠民保的醉翁之意
惠民保的醉翁之意

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:億歐網(ID:i-yiou)作者: 錢漪

“保費四十九,保障全都有,餘額兩百萬,遇事不用煩……”這是一款“惠民保”產品的朋友圈宣傳文案。

“看到第一反應不太相信,後面注意到是政府指導的惠民工程。”蘇州市民顧小英表示自己從接觸產品到決定投保只花了不到10分鐘,“保費這麼便宜,也沒什麼可猶豫的。”

“惠民保”,是地方政府聯合商業保險公司普惠性質的商業保險,銀保監會將其命名為“城市定製型商業醫療保險”。

自2020年下半年在全國大面積鋪開,“政府背書”、“帶病可保”、“保費低廉”等頗具吸引力的標籤,讓“惠民保”成為現象級網紅產品,無論是產品數量、上線省份城市數量還是參保人數都增長迅猛,在市民中甚至口口相傳。

經顧小英“安利”,她周圍的親戚朋友也大都不假思索地參保了。

據億歐不完全統計,截至2020年底,全國已上線“惠民保”產品超90款,上線城市超230個,全國範圍參保人數超3000萬。由此,過去的2020年也被視為“惠民保”元年。

當地政府、保司、第三方保險管理公司等多方合力託舉的“惠民保”,遍地開花是必然還是偶然?幾十塊保上百萬的背後,真的沒有“坑”嗎?

“惠民保”元年

惠民保並非新鮮事物,早在2015年,深圳開展的城市定製型商業醫療保險業務便是其雛形。2018年底至2019年,南京、珠海、廣州、佛山等地緊隨其後。

在各地政府的大力推動下,惠民保產品在2020年真正開始一路“疾馳”。據銀保監會統計數據,過去一年來,全國50多地政府部門聯合各大保險公司推出惠民保。

各城市的惠民保產品在投保細則上有細微差別,“但最大賣點大致相同,基本定位都是介於基本醫保和普通商業健康險之間的補充保障”。太平洋保險客户經理Leo介紹,惠民保具有價格低、保障高,普惠、精準、慰民的特點,用以覆蓋部分大額或大病醫療費用。

惠民保的參保條件尤為寬鬆,只要是當地社會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員,不限年齡和職業,甚至無需健康告知,幾乎全民可投保。

既往症方面,惠民保大多隻對投保前已有的個別重大疾病免責,如惡性腫瘤、肝硬化等,其他既往症基本不受限。

這對由於年齡限制、高危職業或健康狀況等原因,被普通商業健康險拒之門外的羣體異常友好,尤其老齡人羣和非標體人羣如獲甘霖。惠民保給了更廣泛羣體一個醫保外補充保險的投保機會。

保障責任方面,惠民保保障範圍一般為社保範圍內的住院醫療費用,賠付範圍是扣除醫保和大病保險報銷額後剩餘的個人自付部分,以及部分重大疾病的特效藥費用。

億歐EqualOcean產互&金融事業部分析師孟鳳翔認為:“惠民保最大的優勢不在性價比,而是投保門檻低,帶病可保、無需健康告知、可以報銷大部分既往症,讓很多被百萬醫療險拒保的老百姓有了兜底大病醫療的可能。”

但其不完善之處也顯而易見,例如賠付門檻高、報銷比例低。“2萬-3萬的免賠額相對來説是很高的,並且這裏是絕對免賠額,意味着要扣除醫保報銷後的自費部分才計入免賠額,有可能總費用超過10萬才能獲賠。”億歐EqualOcean大健康事業部分析師林紅表示。

適宜人羣方面,惠民保對於經濟緊張、健康狀況較差、年齡較大這三類人羣較為實用;對於標體,尤其是具備投保百萬醫療險資格的年輕健康人羣,惠民保遠非最優保障。

任一款保險產品無法面面俱到,惠民保亦是如此。

如果高門檻高價格,“惠民”便名不副實;而低門檻低價格,便有可能對保險公司帶來盈利壓力並造成償付風險,為了控制風險,保障責任方面必然會有所限制。

總體來看,惠民保產品可以理解為被保險人花最低的成本,防範最極端的風險,讓大範圍民眾在承受範圍內增加醫療保障、補充報銷醫療費用、減輕就醫負擔,已經足夠“良心”了。

全速前進

中宏保險業務經理Nicole Zheng將惠民保的爆發歸因於基本醫保本身的侷限性。

“醫保保障存在缺陷,人們需要補充醫療險填補缺口,但是醫保資金池緊缺,政府沒有經濟能力提供更完善的健康保障,和商業保險公司合作推出普惠型醫療保險是一種很恰當的解決辦法。”

中國老齡化程度加劇的步伐勢不可擋。據民政部公佈的預測數據,2025年,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比例將超過20%,開始步入“中度老齡化”社會。

與勞動力結構迅速變化一同發生的,是社保基金支出增速有可能持續超過收入增速,社保及醫保基金將有面臨虧空的風險。

2020年3月,國務院印發《關於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》,提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醫療保險為主體,醫療救助為託底,補充醫療保險、商業健康保險、慈善捐助、醫療互助共同發展的醫療保障制度體系。

這份指導意見的出台,被認為是各地惠民保產品的助推器。

一方面,惠民保的出現能夠一定程度上緩解社會保障壓力。

國民醫療極度依賴基本醫保,越來越多特效藥被納入其中,逐漸違背了醫保“廣覆蓋、保基本”的原則,醫療保障體系的負擔過重,亟需商業健康險分擔資金壓力。

“不管是從醫保局、銀保監會還是醫療服務方,對惠民保都是比較鼓勵支持的態度。”聯仁健康醫療大數據業務經理Harry認為,“國採之後對一些外資藥企來説,進或不進(醫保)都是尷尬的處境,參與度越來越低,惠民保把部分特效藥納入報銷清單,也是藥企樂意看到的。”

另一方面,惠民保有助於解決醫保之外的高額醫療費的問題。

許多需要長期治療的疾病醫療費用,即便在大病醫保報銷後,自費部分依然讓普通人難以負擔。由於社保目錄涵蓋的藥品僅佔總藥品數目的1.4%,加之起付線、封頂線、報銷比例等限制,僅繳納基本醫保的普通家庭在面對重大疾病時,仍將面對巨大經濟壓力。

惠民保能夠承擔一部分超出醫保報銷範圍的高額醫療費,為基層更廣泛的羣體減輕大病醫療負擔,一定程度上緩解“看病貴”的窘境。

按理來説,以上這兩個問題都可以通過個人配置商業保險去解決。

然而,中國國民商業健康險的覆蓋率相對歐美髮達國家仍處於較低水平,壓力還是落到國家基本醫療保障體系上。因此亟需發展多元化醫療保障體系,由商業健康險作為基本醫療保障的補充,滿足國民多元化的健康保障需求。

路遙知馬力

對保險公司來説,惠民保的長期經營能力是核心關注點。

過低的參保門檻,讓惠民保有着逆向選擇風險較高的致命弱點:大量高危人羣主動加入,而有更好保障解決方案的低危羣體不願意加入。

同時,一城一策使得參保人羣受限。如果參保人數不足,保險的大數法則不確定性則增強,風險難以有效分攤、產品持續性不足等情況都有可能出現。

蘇州市民吳潤在考慮為年近七旬的父母投保時,心中就有一絲疑慮:“這個價格保險公司明擺着虧錢,我比較擔心的是能不能長久。”

實際上,保險公司對於惠民保項目的盈利預期較低,更重要的考量是在政府的背書下提升公眾影響力。

“疫情的影響催化了健康險需求,但是大家都比較盲目,不知道買什麼公司的什麼產品。”孟鳳翔説道,“這時候承保公司有政府指導背景顯然利大於弊,對保險公司長期品牌和口碑的樹立都是有幫助的。”

在政府背書下,惠民保憑藉低門檻和低價格的優勢,激發了下沉市場潛在需求。保險公司在此時以較低的成本盤活大量下沉市場潛在客户,提升保險公司知名度,不失為一舉多得的良策。

太平洋保險是共同承保“蘇惠保”的企業之一,Leo對億歐説:“我們作為國企,應該去承擔更多社會責任,推廣之初,我們就知道這可能是不賺錢的生意。”

“勉強達到盈虧平衡甚至輕微虧損對我們來説影響不大。”平安健康業務經理小陳表示。

聯仁健康醫療大數據業務經理Harry對惠民保的持續性持樂觀態度,他提到局內的各個玩家都樂於看到惠民保的發展,都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做好做成。“眾心所向,持續性自然不會受太多影響。”

“預計在未來3-5年的時間裏,惠民保的參保人數或將達到1億人。”一位參與多款惠民保開發的保險科技負責人表示,“這無論對於險企,還是第三方的保險中介與保險科技企業來説,都是非常大的用户量。”

不過正是由於龐大的潛在用户體量,如果產品缺乏長期性規劃,未來發展或將難以為繼。

“惠民保亦算是一個可以實現二次轉化的流量入口,但對於那些不具備轉化能力的企業,獲取流量的代價就有些高了,前面獲客賠了,二次轉化可能也無法補償回來。”遠毅資本創始人楊瑞榮坦言。


寫在最後

惠民保對於長遠構建全民保障意識有着“星星之火”般的意義。

“認知水平決定購買意願,經濟條件決定支付能力。”Nicole Zheng如是説。

惠民保激發了下沉市場的潛在需求,國民開始廣泛意識到不可預估風險的存在,用户購買意願在絕對低價面前提升。

另外,保險產品的可信度是過去公眾決策的阻礙之一,保險行業一度因合規問題聲名狼藉,惠民保或將成重拾公眾信任的一顆“稻草”。

相對歐美國家,中國保費密度和深度仍有不足,整體國民保險意識偏弱,“因病致貧”的悲劇不在少數。即使惠民保只能解決全方位保障需求的零星一角,但於培育全民保障意識來説,星星之火,或可燎原。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香港集運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香港集運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香港集運@香港集運.com)

Copyright © 香港集運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京ICP備15062447號-2     京ICP證151088號
京網文【香港集運】2361-237號